香道文化:中国香文化诗词之集 
 

      在自古以来,焚香、敬香、咏香、赞香、造香,几乎成了精神寄托、高洁情操、美好情性、儒雅情趣的象征和代名词。香被“雅化”具有了高洁的品质。自古爱香者,喜欢以香命名,如“香雪斋”、“香雪馆”、“香草堂”、“香饮楼”、“香韵”、“香海集”、“香山诗稿”、“香草堂诗草”……。香者,芳也、美也。


      文人雅士对香的钟情,不止于对物质“香”的讴歌,更不止于对爱人“肉香”的饥渴,也有对皇陵精魂之哀、对家国兴亡之慨。南宋王沂孙的《花外集》,借“香”喻情,抒发的是忧国忧民之情,以至传为佳作、佳话。明代屠隆认为“沉香出于天然,其幽雅冲淡,自有一种不可形容之妙。若修合之香,既出人为,就觉浓艳……”;李清照写焚沉香之景、之感受是“沉香烟断玉炉寒,伴我清怀如水”;黄庭坚则写道:“百炼香螺沉水,宝熏近出江南”,赞美的都是沉香。
 

 


《焚香》
即将无限意,寓此一炷烟。
当时戒定慧,妙供均人天;
我岂不清友,于今心醒然。
炉烟袅孤碧,云缕霏数千;
悠然凌空去,缥缈随风还。
世事有过现,熏性无变迁;
应是水中月,波定还自圆。

《香界》
幽兴年来莫与同,滋兰聊欲泛光风;
真成佛国香云界,不数淮山桂树丛。
花气无边熏欲醉,灵芬一点静还通;
何须楚客纫秋佩,坐卧经行向此中。

《谒璇上人》
少年不足言,识道年已长。事往安可悔,馀生幸能养。
誓从断臂血,不复婴世网。浮名寄缨佩,空性无羁鞅。
夙承大导师,焚香此瞻仰。颓然居一室,覆载纷万象。
高柳早莺啼,长廊春雨响。床下阮家屐,窗前筇竹杖。
方将见身云,陋彼示天壤。一心在法要,愿以无生奖。

《和鲁直韵》
四句烧香偈子,随风遍满东南;
不是闻思所及,且令鼻观先参。
万卷明窗小字,眼花只有斓斑;
一炷烟消火冷,半生身老心闲。


 



苏幕遮·燎沉香
燎沉香,消溽暑。鸟雀呼晴,侵晓窥檐语。
叶上初阳乾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
故乡遥,何日去。家住吴门,久作长安旅。
五月渔郎相忆否,小楫轻舟,梦入芙蓉浦。

无题诗
飒飒东风细雨来,芙蓉塘外有轻雷。
金蟾啮锁烧香入,玉虎牵丝汲井回。
贾氏窥帘韩掾少,宓妃留枕魏王才。
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。



 


《焚香》
琢瓷作鼎碧于水,削银为叶轻似纸。
不文不武火力均,闭合下帘风不起。
诗人自炷古龙涎,但另有香不见烟。
素馨欲开茉莉折,底处龙涎和檀嶘。
平生饱食山林味,不奈此香殊武媚。
呼儿急取燕木犀,欲作书生真富贵。

《闻香》
绿叶荧荧宿火明,
碧烟不动水沉清。
纸屏竹榻澄怀地,
细雨轻寒燕寝情。
妙境可能先鼻观,
俗缘都尽洗心兵。
日长自展南华读,
转觉逍遥道味生。